中国富豪国外打续命针 专家:要有为科学献身态度

2018年05月26日 04:58:16 来源:中国新闻

  原标题:专家谈中国富豪赴乌克兰打“续命针”:要有为科学献身的态度

 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近日,“中国富豪在乌克兰进行”的新闻引发社会讨论,报道称,这些接受贵宾级治疗的富豪们,去乌克兰花几十万进行治疗,并不是为了治病,而是为了延年益寿,防止疾病发生。

  然而,这一治疗方式却遭到了中科院院士、我国干细胞研究方面的权威专家质疑。那么,说的神乎其神、价格昂贵的干细胞治疗,到底靠不靠谱呢?

  创始人:没想到这么多中国人来治疗

  在乌克兰EMCell医疗机构的网站上写着,他们是全世界第一家专门细胞治疗中心,多年来帮助数千位病人利用胚胎干细胞疗法延长寿命、修复器官组织的再生功能。而且还得到了乌克兰国家许可。EmCell的联合创始人卡彭科也承认,他从来没想过,会有这么多中国人来此治疗:“我从没想过会有那么多中国人来这里治疗,中国人很聪明,他们来这里进行治疗,有时并不是因为他们有病,而是因为他们想要延长身体健康状态。因此我们为这些病人设立了新的部门,VIP部。”

  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,一位来到乌克兰接受治疗的“患者”表示,40岁以后,他自己被查出来颈椎和腰部有些毛病,虽然不太严重,但还是希望能来这里试试看,能让自己变年轻,花多少钱都愿意,“说句老实话,我老婆是有点担心的,我还真是不想等到我老的都走不动路了,牙掉光了眼睛也花了那会再去试,所以赶紧抓紧时间,你说能打一针胚胎干细胞能变成这样,花十倍的钱我都干。你把它想明白了,哪怕没什么效果我也认了,当是打水漂了。”

  从30万到60万元不等的治疗费用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,但对于事业有成的患者们而言,是值得尝试的机会,一位来自四川的患者说,自己长期饮食不规律,来这里如果能在接受治疗后长命百岁,花多少钱都愿意,“长命百岁多好!健健康康的生活,多美好。我认为干细胞,只要对我身体有一点点帮助,就值得,因为我找钱来干什么,就是为了快乐,哪怕什么样都解决不了,但是能让我自己心里满足,能快乐,我觉得也值。”

  目前世界上对于胚胎干细胞的临床实验还在陆续展开,我国和欧美发达国家对胚胎干细胞使用的伦理问题、实际效果都存在争议,但乌克兰的法规却允许医院展开医疗,这也使得很多中介专门开设了此类的“医疗旅游”,一位从事该行业的中介也承认,目前来的顾客们,更多地,是接受实验,他告诉记者,胚胎干细胞的研究在欧美地区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是受打压的,但目前所有做的事情在当地是合法的。

  对于治疗的效果,花高价的患者们也没谱,但他们觉得,只要没有副作用,试一试也没太大损失。

  在接受治疗后,部分患者表示,自己原本冰凉的手脚变热了,视力也有所提升。

  这样看来,花钱当小白鼠,对于经济能力不错,又想延年益寿的人来说,似乎是个选择。

  专家:和“打鸡血喝童子尿”没什么区别

  但是我国干细胞研究方面的权威专家,中科院动物研究所所长、周琪院士表示,出现的所谓“疗效”和“打鸡血喝童子尿”没什么区别。干细胞研究未来前景无限,但没有经过安全性和有效性的评价,是不能上临床的,只有先经过动物实验,做过安全评估,再经过临床实验,才能推广。

  周琪院士表示,干细胞治疗,大家希望他包治百病,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灵丹妙药可以包治百病,细胞治疗还在探索中的过程。在干细胞领域,还是需要强化很多的基础研究。如果不知道治疗背后的原理,那么这些治疗手段都是片面,甚至都是短暂和暂时的。

  干细胞究竟有多大力量?为何很多医疗机构都号称可以通过干细胞“几乎治疗一切”?接触过干细胞研究的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朱毅告诉记者,目前最火的“诱导性多能干细胞”具有自我更新复制的能力,还能分化成人体200多种细胞,说它可以带来各种可能也不为过,比如治疗帕金森等疾病正在进行临床实验,但像乌克兰这家医院直接拿来进行治疗,是全世界少见的。

  她认为,全球干细胞产业的潜在市场是非常的大,从科学的角度来看,它应该是未来医学一个很有前途的也很重要的研究和应用方向之一。但现阶段这种临床转化医学当中的进展还很不完善,目前对于干细胞的临床疗法的研究,基本上还处于实验室的摸索阶段,远远还不到能够到市场上去推广的这样的一个状态。

  朱毅表示,对于自愿去国外当小白鼠的人来说,只要不违反我国法律,自己花钱去做一个连临床实验都没通过,全世界科学家仍在探索的一种疗法,他们要抱有为科学献身的态度,“实验室的应用过程当中,它伴随着无数的不确定的因素,因此我们应该更清醒一些。如果说你有那么多的钱,愿意为科学献身,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,我认为当科学小白鼠的精神是值得鼓励的,如果说听到那些广告词感觉到很炫目很吸引你的话,那就还是不要去做这个小白鼠了。不可能拿这么一个细胞,就能够包治百病。”

  来源:中国之声

余鹏飞

责编: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u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k8k7xdy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h7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uh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8vytuf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rkvv1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h7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wft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upbjw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38stw5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121t0fj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5f40rno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bcv5rfe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b11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qxc3naa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zbj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21s7jyk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dfn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8vytuf.html
  • http://gzyitong.com/20180525/taahl.html
  • ?957047.html
  • /190826.html
  • ?avwt6.html
  • /ib2om.html
  • /032052/igvan.html
  • /478ze/788293.html
  • ?sma89/473545.html
  • ?768236/qpmd9.html